您当前的位置: fun88乐天堂主页 > 教育新闻 > >

又一份“网络流行语”排行榜出炉“让我康康”

发布日期:2019-12-19 08:14   点击量:
 来源:fun88乐天堂

  近日,多家语言文字研究机构和接连发布了“2019流行词”。12月3日,创刊60年的《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公布了“2019年十大网络流行语”。“阿中”、“盘它”、“”、“我酸了”、“我太难(南)了”、“宝藏”、“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上班996,生病ICU”、“X千万条,Y第一条”、“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等入选。

  据悉,在此次流行语评选过程中,编辑部不仅征求了热心读者和网友的意见,也得到了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机构院校的专家指导。专家认为,这些网络用语的来源及成因多种多样,但都极具感染力、易于使用。“与《咬文嚼字》编辑部、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流行语榜单略有不同,这批网络流行语的选条有辞趣、接地气、有腔调。”据《语言文字周报》执行主编杨林成介绍,辞趣就是语言文字的意思、声音、形体上附着的风致与情韵。“这些被选中的流行语,除了概念意义外,往往有着轻松活泼、幽默诙谐、自嘲解嘲的情感色彩,充满了语文的智慧。”

  比较三份2019年流行语榜单,有不少共性发现,许多词汇反映出心态,成为社会文化的一种镜像。透过流行语榜单,可以窥见鲜活的网民生活百态。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不少相关“热词”入选了网络流行语榜单。在《语言文字周报》版中出现的“阿中”是指拥有14亿粉丝的明星——中国,是“饭圈女孩”对中国的爱称、昵称。“阿中”的走红,饱含着中华儿女对祖国母亲的浓浓深情。而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则选中了“14亿护旗手”,热词来源是央视新闻发布的微博线亿护旗手”,网友们纷纷留言、刷屏转发,表达热爱祖国、护卫国旗的真挚感情。《咬文嚼字》编辑部选中的“文明互鉴”一词,是指世界上不同文明之间加强交流,相互借鉴。

  “996”同时入选了三份榜单,这是指许多互联网企业程序员的工作状态——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上班996,生病ICU”,最早来自程序员圈子的自嘲。2019年4月,有人在知名代码托管平台上发起了名为“996.ICU”的项目,以此抵制互联网公司的超时工作,得到大批程序员响应。后来,这一话题也扩展到其他网络平台,引起了广泛关注。专家认为,这组流行语反映了劳动者对美好生活的正当,而员工幸福感、员工与企业如何实现和谐共赢值得认真思考。

  在采访中,不少专家提到2019年是流行语的“小年”。某些流行语的产生主要来自“饭圈”等特定人群,圈外人觉得很陌生,甚至莫名其妙。流行语的火热,往往也发生在某一社交群体、某一年龄层的网民之中,比如“可/我可以”只在年轻网民中流行,其他年龄层的人都没什么感觉。能够让网民广泛认同的流行词只有“我太难(南)了”“我(柠檬)酸了”“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等少数条目。

  “当下的流行语大都只在一定的网络社群中流行,全网性流行的、主流纸媒与新共振的少,在全年龄段人群中皆热的少。”杨林成认为,在近几年的年度流行语盘点中缺少爆款,与人类社会的形态乃至文化特征有关。人类社会的形态已经历了“部落化”“非部落化”两个阶段,正在“重新部落化”。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疾发展,这些“部落”单元又进一步裂变,分化为形形式式、纷繁复杂的社群。而新的语言形式、用法、构式,策源地主要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尤其是新兴的直播平台,而社交最大的特征就是社群性。同一社群中的人趋同性更强,不同社群之间差异化更大,社群间的联动也多样复杂,流行语也是如此。

  三份流行语榜单的评选标准略有差异:《咬文嚼字》编辑部在评选中讲究“流行度”“创新度”及“文明度”;《语言文字周报》版的网络流行词则讲求群众性、持续性、趣味性、规范性、正面性;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版本基于国家语言资源监测语料库(网络部分),采用“以智能信息处理技术为主,以人工后期微调为辅”的方式提取获得。

  有专家指出,游戏性、娱乐性是今年流行语鲜明的语词色彩。年轻网民在社交上,挥洒才情,戏谑玩笑,语言的创造性空前爆发;大众传媒又助推了网络文化的“泛娱乐化”。年轻的网民们以“娱乐”来放松神经,也乐于以流行语来寻找身份的认同与的慰藉。

  “流行语评选不能只考虑流行度,入选的条目应该有利于健康的语文生态的建设。”据杨林成介绍,在《语言文字周报》版网络流行语的评选中,有几种情况不收录。第一,源于谐音的热词不收,虽然有一定的辞趣,有一定的语用价值,但完全是戏谑性质的,不利于汉语的规范、健康发展。比如“雨女无瓜”,“你怎么这个亚子”,“让我康康”等。第二,缩写拼音的字母词一般不收。比如“awsl”(啊,我死了)。第三,没有必要的音译词也不收,比如“瑞思拜”(respect)。第四,方言词不收,比如“曱甴”(吴语、闽语、粤语)。

  此外,部分政经类的新闻性热词,虽然在传统纸媒、主流上使用频率很高,但通常语义硬直,简单、直白,见词明义,辞趣不足,显然与一般目中“流行语”的概念也有较大距离,比如“5G”“科创板”“贸易战”“人工智能”等,因此也没有入选。

  在社交上,“阿中”是指拥有14亿粉丝的明星——中国,是“饭圈女孩”对中国的爱称、昵称。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阿中”的走红,饱含着中华儿女对祖国母亲的浓浓深情。

  “盘它”一词,出自2018年下半年的相声《文玩》。演员说及龙形根雕时,有这样一句台词:“干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儿都不圆润……盘它!”表示动作的“盘”,在文玩圈是指一种玩法,即用手反复摩挲、把玩文物,使其表面光滑有质感。后来,“盘”的对象扩展开去,书、核桃、小提琴……皆可“盘”。走红网络后,“盘它(他)”衍生出很多意思:可以表达对某人、某物的喜爱,只想把他(它)捧在手里放在心里反复揉捏;也可以表达战胜竞争对手的意愿。

  “”,本指喝酒以后引起的头晕、头疼等症状。流行语“”出自某竞技类网游,用来表达某一事物让人产生冲动、惊讶、激动等情绪这一意思。2019年7月,演员李现在微博发布两张自己手拿扇子的图片,扇子上写的均是“太了”,使这句话成了热门调侃用语。

  “我酸了”是从流行语“柠檬精”“柠檬人”衍生出的新说法。“柠檬精”“柠檬人”原指躲在键盘后对他人冷嘲热讽的人。后来在语言运用中发展出“我酸了”这一新的表达,情感色彩也从贬义转为中性。“我酸了”较“柠檬精”更为直接,而衍生出的“我柠檬了”则更显辞趣。

  “我太难了”来源于快手短视频,引起网友共鸣,也成为众人情绪的一个出口。从“我太难了”演变为“我太南了”,则是缘于网络段子中企鹅的台词“我太南了”。后来又因艺人周震南的影响,“我太南了”和“南上加南”等说法红遍网络。

  流行语“宝藏xx”有两个相反的意思:一是褒义,称赞某人、某事物具有不为大家所知的优点,犹如宝藏,越深入挖掘,越能得到惊喜。二是贬义,用于嘲笑、明星黑料、黑历史太多,挖都挖不完,如“宝藏男孩”“宝藏女孩”等。“宝藏”最早出现于2016年,在2019年火爆起来,不仅频繁出现在网络娱乐新闻中,而且有逐步泛化的趋势,用来形容日常生活里的一般事物、事件。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这句话特别接地气,近似于一个诙谐的口头禅,成了2019年网络上的万能金句,还被做成了各式花样的表情包。吃瓜群众常用它来表达一种无奈和调侃的心情。

  “上班996,生病ICU”,最早来自程序员圈子的自嘲。2019年4月,有人在知名代码托管平台上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以此抵制互联网公司的超时工作。此举得到大批程序员响应。后来,这一话题也扩展到其他网络平台,引起了广泛关注。

  “X千万条,Y第一条”这一能产性很强的语句构式,源于电影《流浪地球》中的台词。电影热映后掀起了全民造句的热潮,诸如“法律千万条,守法第一条”,“行车千万条,加油第一条”,“娱乐千万条,作业第一条”等,层出不穷。句式简洁,表意清晰,利于记忆,是其广泛流传的一个原因。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出自明星黄晓明在综艺节目《中餐厅》中的台词,体现了一种不容置疑的风格。当下言语交际中的用法常常表达出人们对这种“总裁式”语言的不满与反感。

(责编:fun88乐天堂网)